刺猬外套——读《围城》

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穿着刺猬外套的刺猬,区别仅在于能否在正确的时间、正确的地点、正确的人面前脱掉它而已。

越往后代入感越强,放佛看到了千千万万个家庭的缩影。

“父母亲戚不好拿来撒气,朋友你拿他撒气他会和你绝交,只有另一伴可以被用来肆无忌惮的撒气。”

“在外人面前永远是一副和和气气的笑脸,回到家之后就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”。

在我看来,夫妻之间的这种关系别无他法,除了用
一颗赤子之心对待彼此,夫妻一起脱下自己的刺猬外套。

每个人都像一只带着刺的刺猬。

在外面为什么可以和和气气的,在家里就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呢?

原因很简单,外面空间大,我觉得你扎到我了,我就离你远一点。彼此可以保持一个不会扎到彼此的距离。但是在家里不行,家就那么大,彼此只好“相爱相扎”。

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家以后脱掉自己的刺猬外套,彼此坦诚相对。这样就可以只相爱不相扎。

但是,如果你脱掉了刺猬外套而对方没有,那么这个时候只能是你单方面被“扎”,你要么选择把刺猬外套传回来,要么选择忍耐,但是恕我直言,忍耐终究有穷尽时,那个时候就是你们的关系破裂的时候。

番外

于我个人而言,如果我做了选择,那么我就会脱掉我的刺猬外套,同时,我会劝对方也这样做。

但是,如果她没有脱掉她额刺猬外套并且扎到我了,那么我会继续开导她一段时间(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意识)。

如果有一天我觉得她已经明白了我的意识,但是为了自己的舒服而拒绝脱掉自己的刺猬外套,那么我会选择转身离开。